花都网络公司 花都做网站

网络时代的权力悖论

参考消息网10月22日报道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9/10月号发表题为《网络时代的力量悖论:占领虚拟高地的到底是谁?》的文章,作者是美国商务部前代理副部长、《外交政策》双月刊主编戴维·罗思科普福

  数字力量带来威胁

  硅谷的首席执行官、畅销书作家和数字世界的男女粉丝们异口同声地告诉我们,冲击并改变着全球的一波又一波数字革命将带来民主化,削弱传统上滥用权力的暴君的势力,并提升普罗大众的地位。这一理论认为,这种网络连接的力量将改变大众,教化他们,并将我们全都提升到历史上阻隔我们的一切界限和隔阂之上。他们说,最终,我们会发现未来自己生活在一个工作时间更少,开心时间更多的世界中。

  这将是一个伟大的时代。

  但是,正如任何人类历史上最美好的时代的研究者都会预料到的那样,伴随着进步的到来可能出现新的、有时是更大的挑战。更确切地说,让全世界的人们都连接到网络可以赋予他们力量并给他们以教化,但是这也让他们面临新的威胁,而且可能还打开了带来新形式的剥削和控制的大门。

  加速和扩充带来动荡。连接打破了隔阂,让我们更紧密,但是也带来了新的脆弱性。权力的再分配再加上分散可能产生“伊斯兰国”组织,这是世界上第一个开放体系的恐怖主义组织,它已经认识到,最有效的力量倍增办法就是利用现代通信技术让随便任何人加入,这相对于过去“基地”组织那种分等级的、封闭的、俱乐部式的恐怖主义组织方式来说是一种飞跃。但是,这并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进步。

  尽管贫穷的社会可能会因为流动的资金、远程教育以及大量分布的能源基础设施而实现跳跃式发展,但这种发展可能会被如下事实所抵消,那就是他们可能不断受到技术超级大国异想天开的想法、情感和野心所冲击,这些超级大国觉得有能力以低成本干预这些人的生活。

  这些超级大国不用派出一兵一卒,就可以通过互联网或者部署在地面或者空中的机器人部队摧毁这些更贫困的社会。这是这个新世界中迫在眉睫的威胁——数字化差距变成了一种数字殖民主义,其中技术有产者觉得有权向技术无产者们强加他们的看法和价值观,而不用担心遭受任何报应。

  这些差异的核心原因都与这个连接在一起的世界的根本现实有关,在我们正在进入的这个世界里,几乎每个人都第一次成为一个人为的系统中的一部分。姑且可以称之为“网络悖论”,即加入一个网络既可以增强人的力量,也可以带来新的脆弱性。

  网络资源关乎权力

  然而,这个悖论的一个必然结果可能可以称之为“网络力量悖论”,即网络既赋予上面所有人力量,又让这种力量不断发生变化,带来比以往更大的独立性和能力,而且不仅带给处在网络边缘的人(在传统权力分配底层的人),也给处在传统等级中心或最高层的人,或者权力中心的人。

  正如有关国家安全局的泄露信息和一些专制国家的行为所表明的那样,一些能够运用最大量的资金以及技术和人力资源的大国政府,可以在这个新世界中获得更多不成比例的权力。大公司也可以通过获得绝对非同寻常、而且此前难以置信的影响力来获得好处。

  想想那些拥有数十亿用户或者控制着信息或关键性技术垄断的公司。

  谁有能力影响更多人:一个像英国这样的大国,还是谷歌或者脸书网站?在一个财富的基石是比特和字节而不是土地或者黄金的经济体中,谁最能将网上连接转变成货币,获得情报,或者创造新形式的价值?事实上,成功的人更可能是那些在多个层面上有方法占领虚拟高地的人。

  在我们的网络化世界中,经济、政治、社会和军事力量日益通过网络流动。因此,网络环境——由基础设施、规章制度、宝贵资源的集中和能力所界定——与地理环境变得一样的关键。在政治、安全问题和商业中,理解这种环境以及与之相关的新权力法则变得尤其重要,正如理解影响网络速度、使用方便程度和安全等因素的网络部件和元件将影响使用网络的人的成功或者失败的条件一样。

  但是,随着网络上的交流性质发生改变,另外一个关键性优势将显现出来——掌握了机器智能的人可以获得巨大力量,尽管他们正在将很大力量转移给机器。他们如何利用机器的力量,或者说他们是否这样做,将带来关键性的后果。从军事事务的角度来说,20世纪是工业化战争的时代。21世纪将是网络战争的时代,因此也日益是自动化战争的时代。

  为一个从许多复杂的方面来说都将会变得极大不同的未来进行规划时,抛开夸张和过分简单化的设想至关重要。然而,当评估威胁和能力或者机会和风险时,我们发现这是不错的做法,不仅因为简单化或者喜欢夸大从来不用付出代价,而且因为一个新的现实是威胁会降临到我们所有人身上,比以往都更快,且来自网络的各个领域。

  自然,那些拥有更多资源的人将会拥有更大的支配权,而那些处在边缘的人们将基本上拥有更大的破坏力,但是与这些事实同等重要的是,网络可以迅速地将力量从一个节点转向另外一个节点,或者随着一些行为主体寻求通过协作获得力量,而使得一些特别的联盟迅速出现。

  新时代矛盾难避免

  17年前,哥伦比亚大学的《国际问题杂志》曾经发表过我写的一篇文章,题为《网络政治:信息时代的力量变化本质》,在这篇文章中我提到了新时代的矛盾现象:

  这场革命……打破了等级制度,创造了新的力量体系。它增强了分析的能力,减少了反应时间,只允许人们做出冲动的反应,而且可以成为扩大某种情绪或者理性的工具……它可以使美国在军事上变得无比强大,没有人胆敢以它准备好的方式与之较量,同时使得对手可以在非对称性冲突中利用新的选择方案。

  它把国家的一些权力让渡给了市场、跨国实体、非国家实体,而由此带来的后果就是催生了一些需要加强国家作用的政治力量。这对于民主人士来说是最好的工具,对于蛊惑人心的政客来说则是最好的武器。

  我还写道,考虑到所有的矛盾之处,要断言当时刚刚萌芽的这场革命会带来哪些必然大概还为时尚早(这篇文章发表在谷歌成立6个月前,在脸书网站创立6年前,在iPhone出现9年前)。现在,将近20年之后,有一个显而易见的必然就是:矛盾本身就是这个新时代的基本构成因素,而且应当告诉我们,在我们寻求掌控虚拟世界时,虽然这是我们创造的一个世界,但它的形式不断在变化,而其界限是我们无法看到的。

本文由广州千绘设计编辑:http://www.gzqhui.com

千绘设计-专业高端网站设计、做网站就做会营销的网站 © 2010-2021 GZQHU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2646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