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网络公司 花都做网站

淘宝村里看电商:淘出农村电商新式样

  央广网北京11月19日消息(记者管昕 肖源 任梦岩 蔡明)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眼下,“双十一”的热乎劲儿还没完全退去,“双十二”眼看着又要来了。这两个因电子商务而火起来的日子,使全民在年末两个月陷入消费狂欢,而人们对电子商务,以及因此而起的经济发展的关注,持续火热。本月9号,国务院就出台了《关于促进农村电子商务加快发展的指导意见》,让正在全国各地迅速发展的淘宝村,再次聚焦于公众的讨论之下。

  来自阿里研究院的数据,截至2014年底,全国共有10个省市出现了淘宝村,总数量达212个,浙江、江苏、广东三个省份的淘宝村数量,稳居全国前三。2015年,淘宝村的数量预计继续呈几何式增加。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背景下,作为“互联网+农村”的典型产物,淘宝村已成为影响农村经济发展的新兴力量,被视为解决“农业升级、农村发展、农民增收”的有效途径。

  淘宝村,究竟给农村注入了什么样的活力?农村电子商务发展之路,向左还是向右?近日,中央台三路记者深入走访浙江、广东、江苏等地的多个淘宝村,试图呈现电商带给农村的变化之喜,创新之困,以及发展之忧。

  “我是高位截瘫,村里人都没想到现在的我还能赚钱。想不到我还有今天。”陈志龙,是浙江临安马啸村的淘宝带头人。二十多年前,一次意外夺去了他的行走能力。说起刚开网店的情形,陈志龙说,最初因为村里交通不便,他会害怕接的单子一多,没法送出去。“那时候卖出一单,就让临安城区的外甥女,给我发一个,一个包裹赚个1、2块钱。那个时候我们整个清凉峰都是没有快递的。”

  随着他的网店销量越来越多,有快递公司主动要求上门收货,原本不具备交通优势的马啸村,连接外面世界的路越来越通畅。他说,2012年镇里有一个人找上门来,说听说自己要做淘宝,想给他做快递,他就说,“只要你来,我就会用心地去做。”

  看到陈志龙发了财,村里村外的年轻人都找他来请教,很多人也开起了网店。他没有给社会和家里增加负担,现在大家都很尊重他。

  在陈志龙的带动下,马啸村的山核桃销到了全国各地。村民自己经营的网店,也发展到了50多家。马啸村支书方春辉说:“原来几乎赚不到什么钱,现在我们逐步可以通过网络把我们的货销出去了。讲个具体的,我们村民拥有的汽车量,370多辆车,全村470户农户,像宝马、奥迪,都是上档次的车。”

  借着“互联网+”的创业东风,浙江多个类似的村庄依托当地的产业基础,电商之路越走越宽。不仅带动了村民就业,也改变了村庄的精神风貌。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也在发生江苏常熟的言里村,全国60%的人从事电子商务。

  依托于常熟丰富的配套产业,服装设计、物流方面较为发达,很多外地人也来到这里做淘宝。言里村淘宝商户王女士说:“反正我感觉竞争压力比去年大,很多是大学刚刚毕业的,像招商城附近租房子开店的非常多,全是这种搞淘宝的。”

  广东揭阳军埔村的兴起,源于2012年。那一年,村里18个从广州打工返乡的年轻人,陆续在村子里开起了淘宝店。短短几年间,村子里的网店数量达到3千多家,月成交金额上亿元。军埔村因此成为当地远近闻名的创业村,吸引了不少年轻人来这里开网店。军埔村所在的锡场镇党委书记郑宏光说:“本来在做淘宝之前都是本村的人,大概是2695人,通过这两年发展电商,吸引了大概有3000人外来人口来做这个地方做城市的淘宝。”

  事实上,在此之前,军埔村却是当地有名的“问题村”。毒、赌、假、乱等等,在当前的军埔村都能找到踪影。村民黄作宏以前是村里爱挑事的带头人,现在是这个淘宝村的“新闻发言人”:“当时出去的人多,村子这里没有人管,军埔村在没有成淘宝村之前,算一个很乱的村子。卫生、村荣村貌跟现在差一半不止。”

  村里来了年轻人,电商的平台让这些淘宝村有了活力。在临安白牛村村主任公仲木看来,淘宝带给这个村子的社会效益更为可观。村里近几年没有犯罪,打麻将的时间减少。原先一些年轻人大学毕业就失业,现在基本都回来就业了。

  留守儿童、空巢老人等一系列较为棘手的农村社会问题,在记者走访的多地多个淘宝村,似乎都虽然电商下乡,迎刃而解。

  电商下乡,不仅让最初勇于“吃螃蟹”的人尝到了甜头,也让不少地方的主政者找到了发展农村经济的有力抓手。电商聚集的淘宝村,究竟是怎么形成的?是每个地方都能发展淘宝村吗?

  实际上,并不是村子里有人开网店,就是淘宝村;更不是每一个村子盲目复制,就能成为淘宝村。要想成为淘宝村,村里网店活跃数量达到全村家庭户数的10%,年交易额达到千万元以上。这是一种网商聚集在某个村落的经济现象。

  记者在多地采访中发现,淘宝村并不会凭空聚集形成,已成规模的淘宝村,大多都具备一定的产业基础。广东揭阳以服装见长,江苏睢宁主打家具,浙江临安的农副产品较为突出。除此之外,还要有“带头人”。比如,前面提到的马啸村的陈志龙,以及军埔村的那18个年轻人。

  军埔村村民黄伟宏说:“当时军埔村有十多个年轻人在广州打工,后来接触了淘宝。2012年年底有几个年轻人回到家来。我们一做什么生意都一个村的复制,个个去学。”

  示范效应,也是成就淘宝村的主要因素。至少,浙江临安白牛村电商协会秘书长张青是这么认为的:“一方面是机缘,一方面是人,这两点是最关键的因素,农村本来就是非常会模仿的熟人社会,我自己做的好了,周边的人会纷纷地进行效仿。”

  一群“85后”的年轻人,接过父辈们创业的“枪”,在军埔将淘宝店开得风生水起。当地政府主动服务,在快递、道路、网络等基础设施方面,给予了跟进优化,军埔村的淘宝经济驶入快车道,目前全村每月交易额上亿元。

  军埔村所在的揭阳锡场镇党委书记郑宏光说:“淘宝村的主营方面,从一开始以本地的服装为主,后来扩张了各大行业的产品。比如潮州那边的婚纱,还有国外的化妆品都纷纷入驻到军铺。”

  当然,淘宝来钱,但不是在淘宝上“摆个摊儿”就能赚钱。揭阳市商务局副局长杨燕斌说,曾经就有个做不锈钢企业的女老板,来军埔支摊儿,说要开网店:“这个女老板不懂。以为把衣服拿到军埔村里卖,人家就进来拿了,所以摆了一个月,一件都没有卖,所以在这里做了几个月之后,她就跑掉了。”

本文由广州千绘设计有限公司编辑:http://www.gzqhui.com/

千绘设计-专业高端网站设计、做网站就做会营销的网站 © 2010-2020 GZQHU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26461号-2